S12已谢幕,但这4个难题将留给未来|B面S12


S12已经谢幕,但留下的四个难题将成为未来的挑战。这四个难题将是未来发展的关键,需要我们的努力和智慧来解决。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,我们必须要有勇气和决心面对这些问题,努力找到解决方案,为未来做出更好的贡献。让我们共同努力,迎接未来的挑战,创造更美好的明天。

伴随解说以及现场观众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,比赛最后一局的第40分钟,DRX在团战中打开一道缺口,将远古龙收入囊中,同时,从水晶复活的Kingen联手Zeka将T1两位试图偷家的选手击杀。DRX就此在这场将近5个小时的“马拉松”式拉锯战当中,真正打开了胜利之门,捧起了英雄联盟S12全球总决赛的冠军。

这场决赛的过程之跌宕起伏,足以让它成为英雄联盟历史上最为疯狂的比赛之一,对战双方的两位主将Faker和Deft的传奇故事,也成为了它最合适的注脚。

不过,在这场万众瞩目的决赛喧嚣过后,我们决定冷静下来探讨几个问题。在本届S赛中,不管是LPL赛区、赛事本身、商业开发亦或是疫情影响等等方面,有许多暴露出来的问题值得探讨,且到了需要给出对策的时候。

S12已经过去,但这些问题却会被带到S13乃至更长远的未来。

1.LCK新人辈出,LPL的未来选手在何方?

本届S赛的决赛,选手的年龄成为了一个颇具讨论度的话题。

不论是DRX还是T1,两支战队中都有着以老带新的年龄结构。早在小组赛的时候,英雄联盟官方就统计了本次S赛各位置最年轻的选手,T1战队占据了其中的4个位置,而剩下的中单位置,最年轻的正是DRX的选手Zeka。这5位选手都是2002年及之后出生的,最小的ZEUS生于2004年,接近“05后”的标准。而在决赛当中,5位小将不论是T1的Oner、Keria,还是对面的Zeka都有着上佳的表现,LCK刮起的青春风暴让人惊叹,他们已经准备好接过前辈的旗帜。

竞技项目中,年轻选手后浪汹涌已经是常态,也是这个项目生命力的保证,但这并不能说明老将们就已经“廉颇老矣”了。恰恰相反,T1的传奇选手Faker,以及LPL观众很熟悉的DRX下路选手Deft,都已经26岁“高龄”了,两人还是来自同一所高中,不得不说非常巧合。这两位选手无论谁夺得冠军,都将刷新S赛冠军选手25岁的最大年龄纪录。

S12已谢幕,但这4个难题将留给未来|B面S12

麻浦高中德比,最终由Deft(右)捧起了奖杯

两位选手宝刀不老,一方面来说,或许和近几年电竞训练更多融入运动科学,减少大龄选手的伤病与疲劳有关,在这一方面,LPL的传奇选手Uzi也在与耐克合作进行康复训练,摆脱电竞带来的各种职业病。

而另一方面,Deft与Faker或许也算特例,两位选手都是相当自律的代表,这让他们比其他大龄选手保持了更好的状态。Faker是个不善言辞的选手,即便是采访当中也是不离“冠军”、“最强”等等的目标;同样的,Deft在去年S赛失利后采访时说道,自己好像什么都放弃了,生活里已经只剩下游戏。正是这样的态度,让他们在这个年龄也能站到巅峰的舞台上。

不过,岁月在他们身上并不是没有痕迹的,Faker近两年在BO5的比赛当中,时间一长就容易状态下滑,出现失误。这次决赛他在后面的发挥也有一些不稳定,如何通过合理的搭配发挥不同年龄选手的价值,这也是本次S赛两支队伍向外界展示的一项优点。

LCK不断涌现年轻选手,但LPL却可能要为发掘人才担忧。去年,国家方面发布的通知,进一步限制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时间。通知的范围不光涵盖所有在国内的游戏企业,限制未成年人每周总共仅能游玩3个小时,并且限制的还是时段,杜绝了换号、换游戏游玩更多时间的可能。这一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举措,对电竞来说却是一个重大打击。

现役的电竞选手有许多都是在10岁左右就开始频繁玩一款游戏,如果在18岁之前每周只能游玩3个小时,没有人可以达到职业级的水平。虽然“下有对策”的未成年人借长辈的身份证注册账号,但终究是一个灰色的办法。目前这项限制令似乎也没有针对电竞青训选手开绿灯,而哪怕是开了绿灯,在青训营年龄段以下的玩家,也将大幅流失。这在目前还没造成什么问题,但当现在这一批成年的选手都退役之后,包括LPL在内的电竞班子又该谁来接呢?

当然,目前国内各项电竞比赛都还有一些年轻新秀,问题或许会在3-5年后才彻底暴露,或许可以通过获得体育的认可,将部分项目的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放开。但未成年人,尤其是年龄特别小的部分,他们过多接触游戏,始终是被当作一个教育乃至社会问题在看待,想要解决并不容易。

而目前的LPL也不是没有问题,今年LPL暴露出相对LCK而言战术固化的问题,这其实也是过去LPL暴露过的老毛病。由于世界赛前英雄联盟都会迎来新的版本,谁适应的快谁自然占优,而LCK以及JDG的韩国教练在这方面的研究都非常快,包括韩国选手对于新版本英雄的熟练度也更胜一筹。这也催生了许多人要引进韩国教练的建议,通过顶尖的教练让如今这一批当打的选手更上一层楼,至少明年的亚运会与S赛是眼下更要紧的议题。

2. S赛收视率下滑,如何应对游戏步入“老年期”?

在S12的小组赛期间,国外转播数据网站Esports Charts就统计了今年S赛的收视情况,小组赛的累计观看时长同比下降了41%,是S9以来的新低。虽然中国的数据没有被统计进去,但由于时差以及地理距离上的遥远,S赛今年在中国的声量低了很多,哪怕许多人看好今年的LPL战队。

除了中国以外,同样在东亚的韩国收视率也大幅下滑,整体收视率同比下滑63%。目前英雄联盟实力最强的两个赛区热度下滑,对于拳头来说应该是需要重视的,尤其是电竞市场庞大的中国。事实上,近几年拳头一直有意将比赛多放到东亚地区举办,若非防疫政策的问题,或许将S赛举办地放在离东亚庞大玩家群体更近的地方才是正解,像今年在韩国举办的MSI,在国内的关注度就不低,在出现重赛事件后热度更进一步提升。

除了选址以外,S赛采用的单败淘汰制,相比其他电竞比赛的双败制,对于战队来说似乎少了一些机会,比赛场次也更少。当然,所有的赛制各有利弊,并没有绝对理想的赛制。不过,已经看到拳头也想作出改变,在S12期间,他们公布了2024年将会对MSI改制的计划,将其变成一个更大的电竞盛会,虽然没有具体的计划,但英雄联盟电竞有可能在一年中拥有两个S赛级别的赛事,这将使整个春季赛与MSI赛事的重要性都提升一个级别,进而刺激收视率的增长。

S12决赛的热烈氛围

除了赛制,英雄联盟作为游戏本身步入“老年期”也是不争的事实,游戏吸引新人长期游玩、转化为核心玩家并不容易。而在目前的玩家群体当中,东亚地区最为庞大,赛区实力也最强劲,数年前能够杀入决赛的欧洲队伍近两年也没有太多亮眼表现,甚至从本次S赛的表现看来,LPL也隐隐落后于LCK,这样的赛区不平衡也是长期以来的问题,欧美地区的落寞一定程度上可以归因于东亚队伍的垄断。

但是,对于玩家群体以及游戏实力本身的问题,却似乎是无解的,这涉及到了玩家氛围、游戏底层机制等等非常深层的东西,对于拳头来说,不可能不管金字塔上面去动底部的东西。与其从游戏本身入手,还不如持续扩大电竞比赛的影响力,用电竞反过来下沉到游戏的热度,这无疑也是拳头一开始就规划出来的路线——至少从效果看它已经尽其所能地延续了游戏生命。以至于游戏本身的改动或者延展,对于拳头来说更多是一种“防守”,例如英雄联盟手游和电竞经理游戏,都属于此类,真正的“进攻”可能仍得回到电竞赛事的改革中来。

3. 中国赞助降温,S赛商业吸引力怎样回升?

今年S赛在中国的转播渠道不少,除了主要的Bilibili和虎牙以外,腾讯和微博的视频平台也都能看到。当然,用8亿人民币签下3年S赛版权的B站仍然是主力军,除了主直播间以外,它还是中国大陆唯一可以进行二路解说的平台,今年也邀请了Uzi、Crisp(刘青松)等职业选手或是知名主播进行二路解说,各种赛事衍生节目是B站本次S赛的一大特点,来到版权最后一年,明年S赛的版权不知道又将花落谁家。

当年B站拿下3年版权的一个利好背景则是其中有两年原计划是在中国举办,然而,疫情的到来产生了诸多变数。

去年S赛中途移师冰岛后,中国区的赞助商热情就明显降低了,今年S赛中国赞助商更是只剩下个位数,与中国远隔重洋的举办地、经济大环境的不景气似乎都有影响,而另一个问题则是前文提到的收视率下降,S赛在国内热度不如去年,这几个因素都导致了中国赞助商缺乏足够热情。

“高能观赛团”和赛事内容二创,B站的解说以及观赛视角多元化

实际上,如果将LPL与S赛对比来看,经济大环境似乎不是主要因素。根据我们之前的统计,LPL夏季赛的赞助商数量实际比起去年有所增加,商业影响力持续稳定增长当中。观众对比赛的关注度才是更加主要的问题,LPL作为国内电竞赛事的天花板,也是最多电竞粉丝关注的焦点,并且,在今年MSI赛事RNG夺冠的情况下,各方对于今年LPL赛区谁将参加S赛更加关注。但是这种关注度没有延续到S赛里面,无论是物理距离上的遥远,还是观赛时间的不友好,都让今年S赛的声音比往年更低,这很显然影响了赞助商的热情。

赞助商的参与受赛事人气影响,显得比较被动,或许只有需要借助电竞出海的品牌才会下决心投入S赛的赞助。今年的S赛全球合作伙伴一加手机应该就是这么打算的,他们在整个英雄联盟赛事当中全面铺开,不论是LPL、欧洲大师赛还是S赛都能看到身影,并且,他们在S赛的其中一个露出位置是经常爆发团战的龙坑,镜头够多并且非常清晰,在更多中国品牌需要年轻化与出海的情况下,电竞或许是一个能够投入的方向。另外,拳头针对MSI赛制的改动或许也能够为赞助商提供更好的机遇,如果一年能够有两个S赛级别的赛事,在选址以及赞助商的参与方面都有可能更加多元化。

而短期内,这样的赛事能不能重回中国,仍然取决于疫情会怎么发展。

4. 防疫依然是个问题

在经历了两年没有完全开放入场的S赛以及MSI之后,拳头将S12全球总决赛的主办地放在了防疫相对宽松的北美,从而让观众回归线下赛。作为这个赛事的组织者以及游戏开发商,拳头在完全的防疫与观众之间选择后者,无可厚非,无论从门票收入还是赛事氛围来说,有没有观众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事实上,今年包括TI、CS:GO 和彩虹六号的Major赛事都已经开放观众入场,各大游戏公司、赛事组织方和俱乐部都选择接受现阶段疫情的风险。

然而,选择接受不代表能够完全解决问题。S12的第一场入围赛就因为疫情出现了问题,来自欧洲的战队Fnatic的选手新冠检测呈阳性,感染选手需要单独在隔离房间中比赛。此后,不少队伍都陆续出现了感染的情况。

而LPL赛区直到今年夏季赛才回归线下,并且一直没有观众,防疫措施非常严格。疫情后第一次去到北美的LPL队伍不出意外地也出现了感染。RNG与EDG的情况尤其严重,不光选手几乎“全军覆没”,连教练团队也没有幸免,并且症状的持续让他们完全没办法训练。而JDG的选手Yagao也在小组赛末段感染。虽然从淘汰赛的情况看来LPL战队与LCK方面有一定的实力差距,但如果没有感染,靠着训练赛以及Rank的个人练习,结果可能会更有悬念。

选手与观众近距离接触,双方都没有佩戴口罩

而反观LCK方面,受到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,除了Gen.G有部分选手感染外,只有DRX的教练曾经在赛事期间确诊,队伍整体能够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练习,DRX队员从入围赛到决赛的进步有目共睹。

回头看,赛事面临的防疫问题是多方面的。从大环境来说,在美国的环境以及放开观众的情况下,想要实现0确诊本身几无可能;从主办方的角度,除了确诊的人员以外,拳头并没有对防疫作出非常严格的规定,例如严格规定佩戴口罩,或者说,在北美如今的共识中,这样严格的措施很难实施,此外,根据跟队的人员在网络上反馈的信息,队伍在亚特兰大居住的酒店通风情况也并不理想;从队伍的方面来说,防疫的措施也相对松散,例如,在JDG的S赛Vlog中,能够看到队员的饮食基本是通过外卖,并且队伍在纽约外出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没有佩戴口罩。所有的这些因素,都在增加感染的风险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,一旦拳头决定放开,之后的赛事基本没有回到限制入场的可能,但在疫情仍然长期存在的情况下,长期处于安全环境的LPL队伍,每次参加世界赛事都势必要面临这个问题,做好防疫措施,保持健康才有可能在赛事中走得更远。

明年将是英雄联盟职业比赛的第13年,对于这样一个现象级的游戏与电竞赛事,有太多人希望它的辉煌能够延续下去。对于拳头来说,这块巨大的盘子好不容易转起来,也必须让它继续转下去,起码目前看还是这样。

延展阅读:

球员退役球衣的价格是多少?
上一篇
NBA球员如何高效训练
下一篇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站长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推荐